当前位置:手机网投平台 > 文学小说 > 出人意料的短篇小说,袁如赴宴

出人意料的短篇小说,袁如赴宴

文章作者: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09-26


  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县城主街道人来车往,灯红酒绿,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。
  一个戴着眼镜,衣着朴素,皮肤黝黑,身材清瘦的中年男人,走进了星光大酒店,这是县城里最豪华的一家四星级酒店,县里的那些有钱人,基本上都在这里宴请宾客。这个男人叫袁如,今年三十八岁,是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管所的一名建筑工程师,今晚,他应县里有名的建筑商王勇贵之约,来此赴宴。
  王勇贵是本地人,今年五十三岁,没念过什么书,大字不识几个,早年做生猪屠宰生意,人送外号“猪肉勇”,后来转行做起了建筑工程承包生意。王勇贵为人狡黠圆滑,很善于巴结讨好,爱走“上层路线”,自称在黑白两道都有门路。
  这些年,他承包了县里的几个大市政工程项目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财运亨通,昔日“猪肉勇”,摇身一变,成了当地有头有脸的“王大老板”,去年还当上了县政协委员。
  王大老板性格比较张扬,好出风头,平日里总叼着一根雪茄,开着一辆挂着连号车牌的大“悍马”,招摇过市。
  王永贵发财之后,给了他糟糠之妻一大笔钱,与之离了婚,娶了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年轻貌美的大学生。王勇贵的前妻给他生了两个闺女,现在的妻子也不甘落后,又给他生了一对千金。已过知天命之年,仍膝下无子,这么多的家产留给谁呢?王勇贵有些着急,就去找城西算命很准的文瞎子,文瞎子问过王勇贵和他妻子的生辰八字后,翻着白眼珠子,掐指算了一下,说王勇贵的妻子八字中五行太偏,一生定然无子,王勇贵要想生儿子,只能找比他小二十四岁,和他属相相同的女人。
  王勇贵还真听文瞎子的话,找了好几个比他小二十四岁的情妇,其中的一个情妇,去年还真的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老来得子的王勇贵,欣喜若狂,儿子满月时,他摆了一百多桌高档酒席,拒收一切红包礼金,大宴宾客,还把文瞎子请来了,当众封了一个一万块钱的大红包给他。
  王勇贵去年中标承建的一个休闲娱乐广场快竣工了,县里从各相关单位抽调人员,成立了联合验收组,即将对该广场进行验收,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管所所长马大发任验收组副组长,袁如是验收组工作人员之一。
  “拿人家的手短,吃人家的嘴软”,袁如非常明白这个道理,王勇贵请客的动机,他也是清楚的,所以,他婉拒了王勇贵的邀请。但是,没过多久,马大发所长打来了电话,一定要袁如去赴宴,说王勇贵是他多年的好哥们,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。
  “将来职务晋升、评职称、岗位安排等很多事情还需要马所长的提携和关心呢,得罪他总不太好。”思量了一番,袁如决定前去赴宴。
  
   二
  一进酒店豪华包厢,满脸横肉、大腹便便的王勇贵便热情地迎上来,握手寒暄后,把一个厚实的大红包塞进袁如的上衣口袋里,“一点小意思啦,不成敬意啦,大家交个朋友。”袁如吓了一大跳,“你这是干什么,这样做不太好吧!”他赶紧拿出这个烫手的“山芋”,要退还给王勇贵。见袁如坚决不收红包,王勇贵向一旁的马大发使了个眼色。
  “拿着吧,这是王老板的一点心意,给个面子吧。莫嫌弃。”马大发劝说道。
  既然单位“头儿”发了话,袁如便不好再拒绝。他打定主意,为了维护马大发的面子,自己暂且先收下这个红包,以后再找个机会把这个烫手的“山芋”一定退还给王勇贵。袁如是一个很谨小慎微的人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取这种不义之财,无异引火上身。
  马大发今年刚满四十岁,个子不高,胖乎乎的,是个典型的“土肥圆”,平日里总戴着一根很惹眼的大金链子,又剃着光头,不认识他的人以为他是个“社会大哥”。
  马大发为人很放得开,爱喝、爱吃、爱玩,“男人不享受,枉在世间走”,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马大发常拿朴素低调的袁如开玩笑,说他跟不上时代的步伐,是“死脑筋”、“老古董”、“乡巴佬”。袁如不以为意,依然故我。
  马大发和王勇贵等人在酒店包厢里玩了一个下午的“诈金花”,手气不错,赢了一万多块钱。在袁如没来之前,王勇贵也“孝顺”了他一个大红包,他毫不客气地收下了。“把老子伺候好了,等验收时,老子手一松,让你多赚好多钱,不懂事,老子手一紧,让你赔得裤子都没得穿。”马大发觉得,凭自己手中权力,收取王勇贵的好处,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  “聪明人一定要趁在位时,捞饱、捞足,这年头,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,没职没权了,谁还会去理你,连招呼都懒得跟你打。”马大发不禁想起了县建设局原局长谭小军。
  
  三
  谭小军来县建设局当局长时,马大发还只是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管所一个普通工作人员,听别人说,谭局长很爱钓鱼,精明的马大发特意让自己的老父亲在乡下老家养了很多的土鸡、土鸭和只吃青草的鱼。谭局长钓鱼是很讲究的,他所要钓的鱼,生活的水质必须要好,不能投喂饲料,只能喂草,这样的鱼才味道鲜美。
  马大发盛情邀请谭局长到他老家钓鱼,并杀鸡宰鸭热情招待一番,每次都能让谭局长尽兴而回,满载而归。久而久之,能说会道,又善解人意,很会迎合领导意图的马大发,终于得到了谭局长的喜欢和信任,最终当上了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管所的“一把手”。
  谭局长在位时,想巴结他的人络绎不绝,都知道他爱钓鱼,每到休息日,那些有求于他的人排着队请他钓鱼。
  谭局长应约出去钓鱼,有时因为天气不好等原因,他很难钓到鱼,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哪怕是寒冬腊月,请谭局长钓鱼的人也会让人脱掉衣裤,下到鱼塘里,用渔网捕捞出近百斤的鱼,立即送到谭局长的家里,久而久之,这种请谭局长钓鱼,先钓后捕捞的做法就成了惯例。为了处理那些带回来的鱼,谭局长特意在自家庄园里,砌了一个大鱼池,想吃鱼了,随时都可以去捞。
  后来,喜欢钓鱼的谭局长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政治生命竟然毁在了一次钓鱼上。
  谭局长无论是在工作当中,还是在生活当中,都是个极其强势的人,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有一个下属单位的“一把手”,后来不怎么听谭局长的话了,谭局长一怒之下,找了个理由,把他给撤了。这个被撤了职的人就怀恨在心,花钱雇了一个人,成天盯着谭局长。
  有一天,谭局长应一个房地产老板之约,开着公车,以下乡扶贫之名,到一个乡下农庄去钓鱼、吃野味。谭局长钓得尽兴,吃得开心,哪里想得到,他的一举一动,已经被盯他梢的人,用专业录像机,偷偷录了下来,而且,视频很快就上传到了县纪委的举报网站。因为严重违反“中央八项规定”,还被查出了其他的违纪问题,谭局长被撤了职。
  倒台后的谭局长,门前冷落,以前那些争着去巴结他的人,现在见到他,都躲得远远的。如今,没人再请谭局长去钓鱼了,他家的鱼池已经空了很久了。
  上周日,谭局长打电话给马大发,说他在家里呆久了,闷得慌,让马大发带他去钓鱼。毕竟谭局长曾有大恩于他,马大发便请他到郊区的一个鱼塘钓鱼,忙活了半天,也没钓到几条鱼,马大发还是像从前一样,让人从鱼塘里捞出一网鱼,立即送到谭局长的家里。
  马大发发现谭局长老了很多,头发斑白,人也消瘦了不少,佝偻着腰,和谁说话都陪着小心,看别人的脸色,生怕得罪了别人,跟“三孙子”似的。以前的谭局长,膀大腰圆,权欲旺盛,说话中气十足,有一股“舍我其谁”的霸气,”建筑商和下属们都很惧怕他。
  “哎,真是人走茶凉,落地的凤凰不不如鸡啊!”马大发不禁为如今的谭局长唏嘘不已。
  
  四
  包厢里,服务员有条不紊地摆好了餐具,上齐了酒水与菜品,恭请客人上桌。
  红烧鲍鱼、象拔蚌刺身、蒜泥大龙虾、清蒸石斑鱼、“五粮液”、“和天下”等生猛海鲜菜及高档烟酒摆满了一大桌子。“乖乖,这一桌得多少钱啊,没有一万也要八千吧。”袁如嘀咕着。袁如不太喜欢吃海鲜,觉得味道太清淡了,像大多数湖南人一样,他喜欢吃辛辣的食物。王勇贵是按照马大发的口味来准备这桌豪华宴席的,几乎全县的建筑商都知道,马大发所长喜欢吃生猛海鲜,喝高档白酒。
  王勇贵请马、袁二人入上座,还特意安排了两位年轻的美女作陪。
  一女穿着一条超短裙,长发披肩,笑容妩媚,身材性感,颇有姿色,她芳名飞飞。马大发偷偷地盯着飞飞的白皙丰满的大腿和微露的酥胸,使劲的咽了咽口水,殷勤地帮她撕开餐具的塑料包装,倒上一杯热茶。
  另一女名曰彬彬,笑容甜美,留着短发,上穿T恤衫,下着牛仔裤,体型丰满,显得很青春靓丽。彬彬甜笑着向袁如敬酒,袁如是个老实憨厚的传统知识分子,也是个宅男,从不抽烟,也不喝酒,最大的爱好就是闷在家里喝茶、看书、看球。出于礼貌,他只好以茶代酒和彬彬干杯。见袁如土里土气,木讷无趣,彬彬有些扫兴,转而去和马大发喝酒、说话。
  今晚的马大发,甩开了腮帮子大快朵颐,他狂吃大鲍鱼,猛嚼大龙虾,饱尝来自大海的美味佳肴。别人向他敬酒,他是来者不拒,还主动找飞飞、彬彬拼酒。趁着酒兴,他当着众人的面,一会儿喂飞飞一块肉,一会儿灌彬彬一杯酒,三人说说笑笑,搂搂抱抱,不久就以兄妹相称了。王勇贵等人哈哈大笑,起着哄,要三人拜把子,喝交杯酒,包厢里的气氛甚是热烈。只是苦了袁如,吃又没有吃好,喝又喝不下,人又老实巴交,不解风情,夹在众人当中甚是尴尬,他突然想起了朱自清的经典散文——《荷塘月色》里的一句话,“但热闹是他们,我什么也没有,”他只希望这一切能早点结束,自己可以早点回家。
  饭局结束了,王勇贵趁着酒兴,热情邀请马大发和袁如去“日不落”唱歌。
  “王老板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老婆一个人在家带小孩,我不太放心,孩子小,不太好带,”袁如说的是实话,他老婆刚生完二胎,他平日里除了工作,就是在家里照顾老婆和小孩,一天忙得头昏脑涨,哪还有心思去唱歌。
  “兄弟,男人一天到晚躲在家里伺候老婆、小孩,有什么出息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,人活着,就是要吃好、喝好、玩好,不然老了就会后悔的,给哥哥我一个面子吧,陪哥哥去唱歌,你不去,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呢!”酒意上涌,兴致正浓的马大发像下命令似的劝说着袁如。又是所谓的“面子”,袁如苦笑着,很无奈的跟着马大发上了王勇贵的大“悍马”。
  
  五
  “日不落”是县城里最大的一家KTV,每天迎来送往,热闹非凡。王勇贵要了一间最豪华的包厢,点了许多的酒水、零食,大家便开始尽情飙歌,歌声时而如泣如诉,时而似鬼哭狼嚎。
  袁如坐在包厢最角落处,嚼着口香糖,用手机看足球直播比赛。其实,袁如歌唱得不错,尤其喜欢唱王杰的歌,他唱《回家》这首歌,堪比原声,只是袁如性格内向,和陌生人在一起,有点放不开。
  此刻,在众人的鼓掌叫好声中,王勇贵左手搂着一位美女,右手持麦克风,双目紧闭,作深度陶醉状,声嘶力竭的吼唱着《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》,唱到高潮处,长大着嘴,露出满嘴的金牙,大脸涨得通红,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袁如生怕他因用力过猛,就此昏厥过去。
  配合着王勇贵粗犷豪迈的歌声,包厢里的帅哥靓女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翩翩起舞,袁如看见马大发和飞飞紧紧搂抱在一起,跳着贴面舞,马大发不时抚摸着飞飞的翘臀,飞飞把头深深地埋在马大发的怀里,两人如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。“相信他们散场后一定会去宾馆开房间,风流成性的马大发是绝不会错过这次艳遇的。”袁如猜想着。
  包厢里声音嘈杂,乌烟瘴气,袁如觉得很烦闷,今晚所经历的一切,让他感到惶恐不安,难道这就是马大发所谓的惬意生活、潇洒人生。袁如强烈地预感到,长此下去,毫不收敛、肆意妄为的马大发迟早会有出大事的那一天,而自己毫无原则地跟着马大发走,也迟早会步他的后尘。“十八大”以后,县里已经有很多像马大发这样的领导干部落马了,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和袁如还很熟。
  袁如不禁想起了和马大发道德品质及行事风格很相似的陆振中。
  
  六
  陆振中是县国土局的前局长。提起陆振中,县里几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此人利用手中的权力,疯狂地贪污、受贿,可以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。在他眼中,事事皆可经营,处处都可谋利,但凡求他办事,不管大事小情,必须意思意思,否则,六亲不认。
  陆振中有一个亲表弟,从部队回来后,被分配到乡下某个苦寒之地,干一份“苦差事”。有一天,他实在受不了,拎着两只土鸡,直奔时任县人社局局长的表哥家,哭着喊着要到表哥的单位上班,表哥要是不帮忙,他今天就赖着不走了。陆振中收下了表弟送来两只土鸡,虽然值不了多少钱,但这毕竟是表弟的一点心意,但他拒绝帮表弟的这个忙。送表弟出门时,陆大局长帮表弟擦去眼泪,一脸正气的对表弟说:“我是个共产党员,又是个领导干部,这种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给自己的亲戚谋私利的事情,我是坚决不会做的,我如果做了这种事,干部群众会怎样看我啊,我的清廉名声还要不要了。”

        在办公室李主任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庄稼汉,两条浓眉耸拉着,满脸胡子拉渣的,穿着蓝色的立领衬衫和洗得发白的休闲裤,那双粗糙的双手都快赶上磨砂纸了。

        “你就是狗三,怎么取这个名字?”李主任开口说道,手里拿着一张纸反复地看。“你往前站上一点儿,回答我的话,为什么取这么奇怪的名字?”

        “主任,贱名好养。”

        “你在家是排行第三?”

        “不是,主任,我家就只有我一个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看你这模样,不像是个会钓鱼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主任,钓鱼是我的爱好,我平日在家种地,空闲的时候去我们乡里的小河钓鱼。”

        “听我讲,市里的钓鱼协会举办的比赛将于下周在市区生态园举行,我们每个县必须上报一个钓鱼选手上去。本次比赛上下午两场,每场七十分钟,以最终钓得的鱼重量计算名次。我们县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,你接下来的几天好好准备,不要给我们县丢脸……听清楚了吗?”

        “清楚了!我一定会好好准备。您放心,主任。”

        “推荐你的人说,你是乡里的钓鱼行家,你有什么秘诀?”

        “主任,狗三是个钓鱼能手,在没有鱼的河里都能钓到鱼上来,而且特别大条。”站在主任旁边的助手说。

        “领导放心,我有信心,我研制出一种独特的饵料,什么鱼都爱吃,河里的江里的都喜欢咬我的鱼钩。生态园里的鱼跟乡下河里的鱼都差不多,只要用我这个饵料,没有掉不上来的鱼。”狗三弓着腰说道,使劲地弯下腰去,约略有四十五度。“我用那种废弃的螺丝帽儿,主任你知道吗?就是那种中间空了的螺丝帽儿,用它来做钓鱼坠儿,使鱼钩沉入水底……挂上鱼钩之后,自然就沉到水底去了,河鲈鱼都是在深水里咬饵……但我们这里没有赤梢鱼,这在新疆才有,它喜欢宽阔的水面,赤梢鱼是那种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干嘛老是叨叨什么赤梢鱼,这些专业性的东西不必给我讲。你这次可是代表我们县参加比赛,一定要拿出真本事出来。拿了冠军,有五千块的奖励,别给咱们县丢脸。到时候媒体记者都会来采访,你要穿好点,你看你的这身,比赛那天可不能这么穿,这可是代表我们县的面子,那天人很多,穿得好一点,不要丢了县的面子。还有,拿不了冠军最起码也要拿奖,最好是能拿冠军,上了报纸……” 听到五千块,狗三瞬间直起四十五度腰,“这是我家里最好的衣服了……请主任放心,我一定会拿到第一,为县里争光。”

        “带他去买一条裤子,到时候报销。胡子也挂了,剪个头。”李主任对站在身边的助手说。

        几天后,市里的钓鱼比赛如期而至,赛场是在市区的生态园的大型精养池,钓鱼协会为了准备这次比赛,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养鱼,每天都有专人安排喂养,每条鱼都相当肥壮。狗三在家准备了很多他精心制作的饵料,并且专门做了一支新的鱼竿。 那些电视台的摄像机一直不停地对着他,狗三对于自己非常有信心,鱼竿和饵料都是自己亲手准备的,只要发挥正常就一定能拿到奖。他在乡里可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物,今天特意把胡子挂掉,洗的发白的裤子换成了新的深颜色的休闲裤,头发也洗的很干净。

        他坐在钓鱼协会为他们县划分的区域里,后面都是县里的观众,狗三和坐在身后的主任打招呼后,熟练地将钓鱼竿甩向水中,然后坐在凳子上面,气定神闲,等着鱼竿一动,他立马就会提起来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旁边的其他县的选手们陆续钓上鱼来了。“又一条!哦,这条很重……”可是他的竿子始终没有动一下。要是平日在乡下的小河,不到半小时就钓满一只小水桶了,今天可好,半个小时过去了,他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。

       “静下心来,慢慢来,换下新的饵料,还有四十分钟,还来得及……”主任说。

        旁边的其他选手处的惊呼声使得他更加烦躁起来,身旁围着的人陆续跑到其他选手那里去了。

        狗三觉得自己的饵料有问题,提起鱼竿,可是没错啊,饵料也还挂着呢,这是自己钓鱼很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。可是又过去十分钟,他还是没有钓上鱼来,他收起钓鱼竿,把线、钩子、螺丝帽儿都仔细检查一遍,然后换了新的饵料,重新将钓竿甩到水中,还是毫无起色,狗三额头上的汗珠把衬衫都浸湿了。 主任和助手坐在他的后面,当旁人的惊呼声又一次响起时,狗三看见主任眼里的那种无奈而又愤怒的眼神,难受极了。

       “你倒是赶快钓上一条上来啊,要是一条都钓不上来,我们县就成了笑话,到时候媒体把比赛结果往报纸上一登,这个结果让我们怎么解释?”

        “主任,这……这种情况很少见。我的饵料是鱼最爱吃的,鱼钩也没有坏,这个位置也是鱼多的地方……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我再想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        狗三不时地变换着颤抖的双腿,望着精养池里的水,死死地盯着他的鱼竿,哪怕只是动一下也好啊,只要能钓上一条上来,自己都能应付过去。遗憾的是,那些精养池里的鱼不知道着了谁的魔,一条都不来咬他的鱼钩。 随着记分员的一声鸣笛的声音滑落,整整一个上午,狗三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。他身后的观众,也都走完了,只剩下主任和撑着伞的助手。

        “什么乡里钓神,狗屁一个,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找别人呢……下午要是这样,我们就成了全市的笑柄了……我去找其他领导商量,看能不能换选手,这种水平也好意思来参赛,简直丢脸,下午再如此,就真的成了全市的笑话。走,吃饭去。”

        他们县里的十来个人一起在一家大酒店吃饭,陪同的人是县里的其他领导和领导的助手。看着桌子上面丰富的菜,狗三一点食欲都没有,那几个助手狼吞虎咽地吃着。这可比杀了他还难受,竟然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,得罪了主任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。

       “你就是狗三?听说你是乡里的钓鱼能手,怎么不加钓鱼协会呢?”一个领导问道。

       “领导,人家哪里会收我这种农民,我去了几次,都被拒绝了,他们说农民怎么会钓鱼,钓鱼都是城市人的玩意儿,农民哪有时间来钓鱼。而且会费是五百,太贵了,即使收我,婆娘也不会肯让我拿五百去交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呵!还是个怕老婆的人,如果这次里拿奖了,他们就会主动联系你了,而且不收你的会费。可是,你早上的发挥似乎不行,一条都没钓上来。是不是钩子不弯呢,是不是鱼勾上了又跑了,或者是你的螺丝帽掉了?”那个领导继续问道。

       “领导,都不是,我检查了,都没坏,鱼竿也没有动一下,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。我在乡下的河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以前半个小时我就钓上一水桶。可是今天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李主任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,跟县里的其他领导说:“胜败乃是兵家常事,这不还有下午呢!狗三,下午一定要好好发挥,来来来,大家碰个杯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这是选手们钓上来的鱼,酒店厨师做成菜,这鱼长得肥,一条好几斤,市区精养池喂的味道就是不一样。这是我们县蔬菜大棚种的纯绿色蔬菜,又健康又绿色,吃了对身体好。大家不要客气。”李主任说道。

         狗三还是毫无食欲,望着一桌子的菜,望着领导和助手们的吃相,突然间明白了什么。“放心,主任,我找到钓鱼的方法了,下午我一定能拿到冠军。几位领导你们慢吃,我先出去准备一下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领导们诧异地看着狗三出去,实在想不明白他找到了什么方法。

图片 1

        下午的比赛开始了。一开始,狗三身边一个围观的人都没有。他刚把钓竿甩下去没多久,浮漂就动起来了,他那双粗糙的手用力一提,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就跃出水面,把鱼摘下放进桶里以后,然后又把钓竿甩下去,不一会儿,钓竿又动了起来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。 “哦哟!又一条!”“狗三真厉害……好样的,狗三。”

        主任的脸如沐春风,他高兴地对大家说:“狗三不愧是我们县里的钓神,我就知道你一定能钓上来的……” 半小时后,狗三已经追上了其他的选手。 狗三拿了冠军。

         晚上,主任和几位县里的领导为狗三办庆功宴,又在那家酒楼,这回吃的鱼,是狗三钓上来的。

        “狗三,你到底是做了什么,一举翻盘?幸好评委说不准换选手,不然我们县就拿不了冠军了。”李主任满脸堆笑说道。“我听说,钓鱼的秘诀就是十个字:看、听、观、闻、选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主任,没有这么复杂,我只是受到了启发,总结了上午失败的原因而已。” “快点说嘛,跟我们几个还卖关子。明天媒体来采访我们,我也好应对人家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主任,你看这桌上的鱼,和你平日吃的鱼有什么不同?”

         “嗯……味道比较特别,而且非常大条,这么一条就够我们几个人吃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主任,您只是看到了表面,关键在于它们的食物,我上午用的饵料是我精心制作的,准备了好几天的肉饵料,可是这肉饵料只适合钓我们乡下的鱼,却不适合钓生态园精养池里的鱼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不都是鱼吗,吃的饵料不都差不多嘛?还分什么肉的素的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当然有,我也是中午才琢磨出来的,我们乡下的鱼,没有专门的人喂养,平日吃惯了水里的食物,而且自己不找吃的就会被饿死,所以喜欢吃我制作的荤的饵料,半个小时我就能钓一水桶。可是,精养池里的鱼,娇生惯养,天天有专人喂养,吃的又是荤的饵料,而且喂养很有规律,它们不用去找吃的,有人喂,所以每条都很肥壮,吃惯了荤的,自然喜欢素的,偶尔换换口味还觉得新鲜呢!”

        “哈哈,这狗三,真聪明。当初报你的名字还真是对了,钓神果然名不虚传……那你又是怎么发现这个秘诀呢?”

        “这个……这个恐怕不好说。”

        “怎么?自家人还跟我们保密,怕我们偷师不成?我们又不可能去钓鱼,明天的报纸肯定会登你的秘诀,你讲嘛,我们也想听听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怕,讲了报纸就不登了。” “怎么会,你说什么报纸就登什么。再不讲就不够意思了啊,兄弟。”

        “不是……主任,你刚才夹的是什么菜?”

        “大棚里种的蔬菜!”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呢?”

        “肉菜吃多了,吃点蔬菜,绿色健康食品,对身体好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您的助理夹的是什么菜?”

        “哦……我明白了。”主任恍然大悟。 第二天,报纸登了出来,关于狗三的报道几乎占了一个版面,文末还附上了狗三钓鱼的秘诀,一共是四个大字:“不可外传!”

        (本篇小说构思来源于网上的一则故事《钓鱼》)

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出人意料的短篇小说,袁如赴宴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