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手机网投平台 > 文学小说 > 司马紫烟,故都风浪

司马紫烟,故都风浪

文章作者: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:2019-11-08

秦风楞了一下,他担心对方可能提起他和哈瑞云的事儿,难免开始不安起来:“在下有什么艳福,人家哈庄主有九位姨太太,我连正式的老婆还没娶呢!” “你马上就会有个太太,而且比哈庄主的七姨太还要漂亮些。” “清水先生!干嘛跟我开起玩笑来?” 清水又摸摸八字胡道:“说起来也用不着大惊小怪,刚才讲过,我们要派一位女的到王庄去,当然必须要有人掩护她的身份,所以,我们已经决定她以你太太的身份前去!” “你是说她只是挂我太太的名,而我不必和地一起行动?” “那怎么成!”清水呵呵笑了起来:“你自然要跟她一起工作,而且你们不论在什么地方,都要保持夫妻身份,就是晚上也要睡在一起,绝不能让王庄的人看出半点破绽。” “你们这位小姐现在什么地方?” “你和她暂时还不能见面,明天你就回王庄,在你到达王庄之后,她会主动找到你的。 你放心,我们这位小姐是有名的美女,我刚才说你艳福不浅,你们见面后就知道了。不过,绝不能因为贪恋美色,而误了工作。” 秦风摇摇头道:“这事我不想答应!” “你可真-得可以,这种事儿多少人连做梦都求之不得,你反而向外推,是否你已有了未婚妻?” “没有!” “那是有了要好的女朋友?” “也没有!” “用不着瞒我,听说哈小姐跟你不错,她虽然也很漂亮,但我们这位小姐,比她绝不逊色!” “做我秦风的妻子,并不要求她外表漂不漂亮,首先,她必须是中国人。” “你放心,我们也不可能让这位小姐嫁给你,你们不过是临时夫妻,一旦王庄的事情办妥,各走各路。只是在这段假凤虚凰期间,你扪要做得不能让任何人起疑,否则,恐怕对你大大不利。” “你们想杀我?” 清水嘿嘿笑道:“你要明白,令尊的安全要紧,这对你不能说不重要吧!” “什么?”秦风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说道:“你终于承认家父是被你掳走了!” “事情是我国日本人干的,但却不全是南满会社。” “是谁干的,你说!”秦风两眼几乎要冒出火来。 清水若无其事般的站起身来,一面吸着雪茄,一面踱着方步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是支那特遣队干的!” “家父的人呢?”秦风也跟着站起来。 “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,令尊的起居饮食,都有专人服侍,只要你肯听话,令尊就保证无事。如果你到了王庄做出不利于我们的事儿,他老人家的安全,我们就无法担保了!” 秦风双手紧紧握起拳头,恨不得一拳要了清水的命,但理智告诉他,必须冷静。日本人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,为了父亲,他只得暂时强忍着内心的愤慨。 “秦先生!”清水继续说:“别紧张,令尊的事儿,我可以人格担保。当然,主要还是要看你的表现来决定,只要你表现好,相信令尊很快就可以放出来,否则,后果如何,你必须自行负责。” “好!”秦风咬了咬牙:“我答应你们!” 清水停下脚步,神情开始严肃,像在下达命令:“行动要越快越好,明天就动身,到了王庄之后,随时派人连络,我祝你成功,更祝你们新婚美满!” 秦风离开南满会社,本来他在大连还有几位朋友,原想顺道访晤-旧,这一来也就毫无心情。因为明天就要动身到王庄,他必须先回家交代一下。 尤其他更惦念着母亲,老人家一向身体并不硬朗,经此变故,已几乎无法支持。 秦风回到家里,把经过一一向母亲禀明,秦老太太叹口气道:“你一向喜在外面闯荡,又跟日本人搭上了关系,秦家只有你一脉单传,论家业也不算小,我只希望你能规规矩矩在家过日子,在外面混久了,总难免惹事生非!” 秦风无限感激地说:“妈!孩儿知道对不起您老人家,更对不起爹,爹这次被日本人掳去,可说完全因我而起,现在只求早日设法救爹出来,孩儿不孝,只有请妈多原谅了!” 秦老太太又是长长一叹道:“也不能完全怨你,这次出去,千万要小心。只要日本人不给你爹罪受,我也就稍稍安心了!” 当晚,秦风又陪着母亲度过漫漫长夜。次日一早,他拜别母亲,先到大连,再搭船到锦西—— 孤剑生扫描,大眼睛OCR,旧雨楼&闯荡江湖联合连载 本书由“书酷网络”免费制作; 更多精彩e书尽在:www.bookcool.com functionsetVariables(){ if(navigator.appName=="Netscape"){ v=".top="; dS="document."; sD=""; y="window.pageYOffset"; } else{ v=".pixelTop="; dS=""; sD=".style"; y="document.body.scrollTop"; } } functioncheckLocation(){ object="object1"; yy=eval; eval(dS+object+sD+v+yy); setTimeout("checkLocation()",10); }

秦风和山口美子那天由锦西乘驿车南下,当天下午到达临近王庄的县城后,并未住进他原先常住的亲戚家,而是另外找了一家客栈落脚。就因他不方便让亲戚知道自己已经结了婚。 他离开亲戚家才不过四五天,临走时也未透露要结婚的口风,如今短短的四五天后,便带个新娘子同来,再怎么说也说不过去。 这一晚,两人依然在客栈里同住一个房间,同睡一张床,只是秦风已交代管事的多送来一床被子,已不至像前一晚那样尴尬了。 山口美子依然表现得“大大方方”的,不论沐浴和就寝,在他面前宽衣解带,毫无忸怩做作之态。 秦风习以为常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 次日下午,两人在外面用过午餐,回到客栈,山口美子从皮箱里找出一张王庄附近的地图,似乎研究得非常细心。 秦风觉得有异,问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 山口美子道:“就在这一两天夜里,咱们要执行一项任务。” “是清水先生交代的?” 山口美子点点头:“哈庄主前些天派人到岛上偷运鸦片,据清水先生说,这一两天便可到达,清水先生交代咱们要在海边拦截。” 秦风想起在大连南满会社和清水见面时,清水交代他第二天便要出发到王庄,此时他才明白,原来是为了这项任务。 山口美子继续说:“据清水先生透露,这次哈庄主偷运回来的鸦片,有几十大箱,若转手获利,价值可达百万银两左右,数字实在惊人!” “清水先生的情报确实吗?” “这是香港方面黑龙会人员通知清水的,消息当然可靠,若咱们两人这次行动成功,不但清水可获高升,令尊也必能获得释放。” 秦风冷笑道:“你也一定会获得高升了,说不定会占上清水的位置。” 山口美子甜甜一笑道:“我再升也是你的太太,我们日本女人永远是最尊重丈夫的!” “清水先生可曾交代你要怎样拦截?” “把船上的人制服,逼迫他们改道行驶往大连附近的一处渔村,清水先生自会派人在那里接应。” “他得到这批鸦片,又如何处置呢?” “当然是再转手卖给你们中国人。” 秦风愤然说道:“这种事我不做!” “为什么?”山口美子杏眼圆睁。 “中国人不能坑中国人,这样做我岂不成了万恶不赦的罪人?” 山口美子扪着樱唇,不动声色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 “截获之后,当场连船一起烧毁!” 山口美子格格笑道:“那多可惜啊!你想学你们中国的林则徐?” “效法我国的英雄,有什么不对吗?” “站在你的立场,当然很对,但这样做,如何向清水交代?令尊的安危,难道你也不顾虑吗?” “我烧毁之后,可以找藉口向清水先生交代,但你必须跟我合作,不能向清水告密!” 山口美子虽仍面带笑容,语气却非常坚定:“这样说话,就有些儿强人所难了,干我们这一行的,什么都可以让步,就是立场不能让步!” 秦风料知这种事儿绝对无法与山口美子沟通,各人立场不同,谁也不能勉强谁。当然,他希望设法争取对方归向自己,但那也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。在这种情形下,只有明里和她采取同一行动,暗地里再慢慢设法解决问题。 山口美子见他沉思不语,似乎颇感歉意,走近身来,一手搭上他的肩头,轻声说:“怎么了?生我的气了吗?咱们是夫妻,不应闹意见的!” 秦风显出无可奈何的神色,道:“为了执行清水先生的命令,我也只有放弃我自己的立场了!” 山口美子低下头来,呶起樱唇,在秦风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,柔声道:“这才对啊! 事成之后,不但清水先生感激你,我更感激你!” “美子小姐!现在是你指挥我了?” 山口美子响起银铃般笑声说:“不敢不敢!那有做太太的指挥丈夫,咱们是一同行动!” “你不妨把怎样行动说一说!” “货船是今晚到或明晚到,现在还不能确定,所以咱们今天晚上就要行动,若明天晚上到,少不得还要辛苦一夜。” “可知运货船靠岸的地点?” “我对王庄不熟,附近沿海一带地势更是不熟,清水先生只在地图上指示了一个大概位置,我刚才察看地图,就是在研究货船靠岸位置。” 秦风笑道:“那何不现场观察,看地图,往往是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” 山口美子放起地图道:“我们就到海边吧!” 两人换上轻便装束,出城直往海边而去。 从县城到海边,足有十几里路程,他们徒步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达。 秦风找出王庄方向,再找到距王庄最近的海边,这一带的海边,正好是一片两三里略长的礁岩。 在这种地形的海边,视界不及,行动也不方便,想发现运货船更不容易,不过,这却是走私船靠岸卸货的理想所在。 离沿岸礁岩大约百余步的沙滩外,是一片森林,这也正是接运私货人员的藏身好所在。 两人仔细观察了一阵附近海边地形都认为走私船靠岸地点,必定在这一带海边。 时间尚早,两人在附近渔村找了一间小馆,胡乱吃了些东西,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再回到海边,找了一处观察视线良好且又藏身隐密的礁岩,歇了下来。 他们已经决定,如果今晚等不到,明天好好睡一觉,夜间再来。 面对着茫茫无际的大海,潮水拍岸,涛声震耳,两人也渐渐觉得寒意袭人。 山口美子紧紧依偎在秦风身前,秦风长长吁口气道:“美子!像你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家,正应该过着安安逸逸、甜甜蜜蜜的正常生活,为什么偏要干这种出生入死、朝不保夕的行业?” 山口美子抚弄着秦风的衣襟,幽幽说道:“这是没办法的事儿,我有我的苦衷,而且能给我的国家多出一点儿力,也是一种光荣,你们中国有句话说,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不就是这道理吗?” 秦风轻轻拍着她的香肩道:“美子!你错了,日本人在中国为所欲为,是一种侵略行为,根本没有什么忧而忧乐而乐可言。你刚才的比喻,对这两句名言实在是一种侮辱!” 山口美子带点儿撒娇的意味道:“不谈这些事儿好不好?对了!咱们身上都没硬家伙,这次行动,能不能应付得了,还大有问题,听说王庄高手很多,待会儿少不得有场生死拼搏,倘若斗不过人家,岂不一切都完了吗?” “我还不知道你的身手如何?” “是好是坏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 “如果你能对付得了哈家三小姐,其余的我就有办法对付!” “为什么要我对付哈瑞云呢?” “更厉害的由我来对付,这是替你着想啊!” 山口美子哼了一声道:“我才不呢!是否因为你和哈瑞云是好朋友才这样做?你要明白,这对我不利!” 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?” “我若对付哈小姐,别人准会猜想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!” “这是什么话?”秦风忍不住笑道:“我早就告诉过你,和哈小姐已经闹翻了,她不杀我就好,根本不可能跟你争风吃醋。” “你的身手怎样,我也没见过,不过听清水先生说,连他都不是你的对手,所以……” “所以什么?” “所以才把这样重大的任务,交给你和我两人,可见清水先生非常相信你能胜任这工作。” “清水只知道我,却低估了王庄的势力,那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,我秦风又算得了什么!” 山口美子蹙起柳眉道:“你对这趟差事没信心?” 秦风坦然笑道:“我只能尽力而为,至于能否成功,又有谁有绝对把握?”—— 孤剑生扫描,大眼睛OCR,旧雨楼独家连载 本书由“书酷网络”免费制作; 更多精彩e书尽在:www.bookcool.com functionsetVariables(){ if(navigator.appName=="Netscape"){ v=".top="; dS="document."; sD=""; y="window.pageYOffset"; } else{ v=".pixelTop="; dS=""; sD=".style"; y="document.body.scrollTop"; } } functioncheckLocation(){ object="object1"; yy=eval; eval(dS+object+sD+v+yy); setTimeout("checkLocation()",10); }

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司马紫烟,故都风浪

关键词: